【新葡萄京】《风华正茂出好戏》剧照,中影新力量论坛在海法举行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泰》和《唐人街探案》系列是演员转型导演的成功之作

黄渤为新片到广州与观众交流

黄渤:对于这两年的中国电影来说,自己很有感触,因为在最近的这些年,我从事表演的作品比较少,拿出了大部分的时间投入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导演处女作里,前期困惑最多的不是怎么拍的,技术问题现在已经趋于成熟,技术手段也好,后面的各种技术补充力量都会使我们的电影变得比原来更加丰满好看。但是在题材的选择上,这个难度我们之前是用的时间最多,拍什么还是挺重要的,因为我们的市场发展到现在已经给出了很多规律,可以让你轻轻松松照着这个规律前行,获得不错的的收益。

《一出好戏》不像市场上很完善的商业电影,在边边角角都处理地很圆润平滑。它只是个初学者的作业,是篇模仿了《满分作文100篇》写出来的学生作品,有灵光一现也有生搬硬套。缺点让老师们一个个点评可以讲到你挖个地洞钻进去。当然,面对这些建议,你只有红着脸听着,点头同意。你问我糙不糙,那肯定糙啊,但拍的精不精彩和态度端不端正是两码事,认真努力过并不能决定结果如何。

另一方面,演员出身的他多年来作品一直是口碑、票房双丰收,市场号召力强大。在外人眼里他正当红,但时间久了,黄渤却在表演上开始遭遇瓶颈:“有点缺乏动力了,大部分碰到的角色还好,看完就知道演员能释放的能量其实很有限。”而长达4年关于那个小岛故事的想法却早已在心中生根发芽,终于,黄渤决定停工,专心导戏,2015年,他把编剧找来一起关在一个地方专心写戏,找演员,建组、开拍、剪辑、做特效……“歇着的这三年把最难的事全聚在一块了,如今这部电影终于要与观众见面。”

独家专访

我是可以挑一个驾轻就熟地,市场回馈也会比较好的,这个不是从整体来说,是从我这自己来说,我希望找到一个好的自己又愿意做的,而且对行业本身有帮助的来做,同样感谢各位通行的导演和创作者,感谢你们的辛勤努力付出。谢谢!

还没看电影就已经被铺天盖地的宣传给搞得微剧透了,导演黄渤在电影上映期全中国跑路演,事实证明很有效。评价一部电影的好坏本来就是很个人化的东西,如果非要区分,那票房(不确定真不真实)则是最有效的一种标准。

黄渤:如果只做保险的事太亏了

黄渤:如果只做保险的事太亏了

新葡萄京,对于我来说,作为演员已经在前一个阶段被记者活生生地证实了。我和记者说,我们这一代演员怎么样,但是记者突然惊醒地挣开了双眼,那一刻已经不再是年轻演员了。

我可以拍成一个纯喜剧片,就是咱们说的爆笑喜剧,对我来说比较轻松一点。但是我觉得这样的故事,我去演就好了,没有必要自己去导。

这部片子我希望大家看了会笑,但是笑得没有那么简单。不是纯解压,是深度理疗。

也没有到深奥的层次。我自己本身文化水平就不高,哪能深奥得起来呢?其实也就是一些有限的尝试跟探讨。

我认为一个电影除了文艺属性之外,一定有它的娱乐属性。你可以有表达,但并不一定每部片子都要皱着眉头说话。

我对这部电影没有过高的期待,希望大家看完了觉得有点儿意思就够了。

黄渤坦言,这部电影是与自己的一次对话,在他心中,这部电影有喜剧元素,却远非纯喜剧这么简单,这其中还有对人性的思考和反思。明明可以用纯喜剧赚钱,黄渤却偏偏“挖坑”做了一个更有深度的类型,尽管不是最保险的题材,但他相信如今的市场与观众拥有对更多类型电影的包容度:“我花了三年时间如果做一个保险的事情,那到底意义在哪里?我还不如拍戏,拍戏最保险,还不用这么累,既然有这个机会,我就想找一个真正自己想拍的,有点挑战性的。”

《一出好戏》剧照

《一出好戏》

所示如下图,8/10日电影《一出好戏》上映第一天票房情况:(图片出自猫眼电影实时票房)

独家专访

然而,真正要把想法落地,其实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本来以为很简单,真正开始往下细摊故事却发现很困难,有各种可能,一群人在荒岛上,这个故事可以发展成《桃花源记》,也可以是《大逃杀》或者《迷失》,当你真正走进去,却发现里面有800扇门可以选,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黄渤表示,自己并不希望这个故事只是单纯地讲“生存挑战”,而是希望有一点戏谑和残酷的味道在里面:“突然就有点迷茫了。”
黄渤坦言,最开始自己也考虑过到底是不是要自己拍?“想过找一些创作型的导演来做,觉得这个故事挺有意思的,但他们自己的故事都排着队呢。”

演戏有一些感受,什么东西喜欢拍,什么东西不喜欢拍,怎么拍,有好的美誉度,拍什么样的更保险,比如可以有什么样的好处,比如你是一个有美誉度的演员,有票房的演员。作为导演来说,我第一项是要拍什么,这是一个选择。

1至我去观影的8/14日,票房情况如下:

喜剧一直是黄渤身上最深的标签,但首次执导电影,他却放弃自己最熟悉的领域,转而做一部国内电影市场少见的荒诞现实主义电影。

转型做导演,新作从构思到成片长达八年

黄渤

25.9%票房占比,1.15亿票房

说到黄渤导演电影,多数人第一反应是喜剧。凭借其天生的幽默感和多年来在喜剧领域的耕耘,黄渤做喜剧,更符合多数人的期待。然而,在首部导演处女作《一出好戏》里,黄渤却选择走出自己的舒适区。

说到黄渤导演电影,多数人第一反应是喜剧。凭借其天生的幽默感和多年来在喜剧领域的耕耘,黄渤做喜剧,更符合多数人的期待。然而,在首部导演处女作《一出好戏》里,黄渤却选择走出自己的舒适区。

这部电影很多人劝我说,这个难度比较大,市场未来并不是太明朗,针对这种类型的片子很难说。而且根据自己的想法,有天马行空的各种想法,投资量也不会太小,要不要做呢?后来我想清楚一个事情,我们之前在市场积累的种种,别人对你的信心,观众对你的好感度,以及你可以争取到的行业内的资源,以及朋友的帮助,我们在这方面来说是最有实力的人了,如果我们不做这样尝试的事情,真的推给刚刚进入行业的新导演来说怎么可能。

作为一个从业者,我深知从有了一个点子慢慢地把这个点子变成一个片子,是一件很难做完美的事情,但我对每一部诞生的电影都充满敬畏,没有坏电影,只有不用心。

但这其中的作品质量参差不齐,市场反响也大有不同,但总体来说,近年来跨界导演的作品质量有所上升,票房成绩也十分亮眼。比如吴京的《战狼2》点燃观众的爱国热情,由此引发观影热潮,创下近57亿元的票房奇迹,至今仍占据国产电影票房总榜首位;陈思诚一连两部《唐人街探案》被赞“好看又有脑”,上一部更创下33.9亿元票房;刘若英执导的《后来的我们》则成功击中年轻观众的情感共鸣,不仅触动了观众的欢笑和泪水,也成功将票房推至高位。

从一个拥有广泛观众缘的演员转型成导演,其实是一场巨大的冒险。说到转型动力,黄渤坦承:“从青年演员成长到中生代演员,这个行业已经给你够多了——美誉度、观众的喜爱、酬劳,你算中流砥柱,这个行业需要你扛起来了,如果你还只是做一些顺水推舟、捡便宜的事,真的不太好,我有责任去为行业做哪怕一点点的努力。”

9月8日,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在长春举行。“新导演”黄渤在论坛上发言,谈《一出好戏》的创作,称尽管知道拍怎样的电影安全、容易获誉,但作为最优资源的一批人,必须去挑战《一出好戏》这样有深度的题材。否则推给年轻导演尝试,更不合适。

我通过电影,和导演黄渤展开了对话,是正儿八经地,你一句我一句地对话。我们聊了喜欢的电影,演员的表演,视效上的展现。也聊了魔幻现实主义,聊了社会的规则和演变,甚至带到了一点哲学性的东西。但是因为都是初学者,大家只是交换了观点,也都只能堪堪止于表面。

《泰》和《唐人街探案》系列是演员转型导演的成功之作

《泰囧》以后,影视行业的“演员跨界导演”层出不穷。徐峥、陈建斌、刘若英、邓超、苏有朋、张歆艺、黄磊、吴京、陈思诚、王宝强、伊能静等都已交出成绩单,而接下来还有黄渤、包贝尔等的作品将上映。丰富的表演经验和扎实的行业基础,为他们转型当导演提供了一定优势,多数观众也愿意看在“情分”“人气”上买单。

我选择了《一出好戏》,这对我来说难度比较大,这里面涵盖的主题,宽度、深度,我自己特别清楚,以我自己的才华学识来说不太容易覆盖掉这个片子,也是这个片子拖了这么长时间的原因。我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获得和学习。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的学习,因为只有搞懂这些才能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