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也笑笑离开,新华社转载的那条和讯

图片 2

       少女时代的神经质文章都给他翻出来了!
       我有过属于我自己的小狗的,它有一个很土的名字叫小灰…
       到现在我还是记得它第一天到我家的样子,小小的,有一点点米色的。它把头闷在一个角落里,时不时回头来看看我们,怯生生地,亮亮的眼睛里有恐惧也有好奇,有躲闪也有渴望。只是那个时候的我,并不知道有米色这种颜色,否则它就会有一个小清新的名字叫小米。
    后来发现,它跟我是一个性格,只是怕生。熟悉起来以后我才发现它其实是一只疯疯癫癫的狗。它喜欢跟仙人掌过不去,每次被扎疼了还越挫越勇;它喜欢跟着我走来走去,甩也甩不掉;它爱抱着我的腿不放,每次喝退又马上摇摇尾巴扑上来。后来,它被关到了院子里,于是就每天在纱门外面眼巴巴地望着里面,坐着、趴着、躺着,只要稍微一开门,它就往里窜,因此家里人进进出出都要随手带上门。
    我爱它,因为在那段叛逆得最厉害的青春期里,它于我而言就是无言的伙伴。某天拎着两个水壶去院里,没有手关门,心想它肯定冲进去了,但是回来时却发现某只竟然乖乖地坐在门边等我。虽然我曾觉得它老是粘着我很烦人,但那个瞬间的我却顿时觉得只有我的狗愿意等等我,回过头来等我追上它的脚步,只有它愿意听我说长论短,没有是非没有对错,只有它愿意即使是被我骂也不冲我发飙,不闹不反击只是一副知错的模样,只有它愿意吐着舌头傻笑着一直努力跟在我身后……
       我不是没有考虑过,有一天它也会离我而去,毕竟它的寿命远远不及我,只是我更爱当下,只是我并不知道死亡可以来得那样快。某天下午放学回家,爷爷说要向我宣布一个消息,说是我的狗离开我了……
      我对着门外它一直等待着的位置发了好久的呆,揪心的恨褪去之后,我突然就感到自己的无力——我,什么都做不了,在生命和死亡面前,我渺小得要死。我对着路上的每一只狗叫小灰,可是再也没有某只雀跃地扑上来。梦寐以求一只小狗,可是我的第一只小狗我却保护不了它….我觉得自己并不贪心,我要求的一直不多,可就这样一个小小的东西,我都没法捍卫。我的狗,它愿意义无反顾地守着我,而我呢,我守护不了它。多年以后,我仍旧常常在想,如果我可以对它好一点,如果我可以打开门让它撒开腿跑进来,如果我可以…..是不是就可以不会让死亡这么早地把我们分开…….
      没有如果……这些如果在时间里沉淀成一种苦涩难言的心情,且随着岁月的增长愈发柔韧得按不回去。我总是一再地感到自己的软弱和无力,这种情绪一再地拔节,以致觉得我根本没有能力保护任何我所爱的……
       太高估自己,想要把这段记忆束之高阁,觉得可以自由地选择遗忘和铭记的部分,然后我又可以继续养另一只狗,或者,就养一只独立不粘人的猫吧。
    电影又唤醒了记忆,我是头一次,看了某个电影之后这样厉害地丢人地大哭,突然被揭开伤疤的感觉很坏。教授的小八,死在了绝望的等待里,我的小灰,死在了不留情面的车轮下……真的很想讨厌狗这种生物,它们单纯而执着的爱让人难以狠下心来割舍。世界太大了,可是它们的心又那么小,小得只装得下主人…
       也许我的狗是幸运的,因为它比我先死,可以不用忍受失去我以后那样漫长的绝望和孤独,那很好。
    亲爱的,多年以后,你也还是会在天堂或是地狱的入口等着我的吧,一如当年的模样……

是林枳12岁那年夏天,在林枳和妈妈外出回来开门时的那一瞬,只见小狗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林枳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着急的跑过去看着离开前还曾活蹦乱跳,那个还需要林枳叫吼着“回去,不许跟来,在家待着”才会乖乖坐在原地的小狗,此刻却濒临死亡。

       心有了漏洞,心事也渐渐发霉。总要试着把心腾空去装满满的阳光。

如果“教授”没有去上最后那节舞蹈课,如果去医院及时的检查治疗,或许“八公”此后九年(亦或是更久)的生命会美好而幸福,那个寄宿在破旧火车厢下一隅的“八公”会拥有一个安稳温暖的家。

她掏出手机,这是她第三次做这个情感测试了,她也不知道最近为何喜欢上了这个,就像她最近愈发变得强烈的想要养一条狗一样,她喜欢二哈,喜欢沙皮,喜欢小柴。

       
我不是不喜欢它,只是因为我在另一只小狗的身上投入了太多的感情,我怕我喜欢它的时候,我又不得不离开它。

小黄很听话,给它什么它吃什么,我很高兴我们俩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最爱喝妈妈熬的玉米粥。小黄也很调皮,总是把猫做的事给做了,深夜里我偶尔听见小黄在院子里撒欢,第二天便发现墙角处横尸了一只老鼠,我被小黄的这项新技能惊呆了,我很骄傲我养了一只这么厉害的狗狗。

看着依偎前行的恋人,她突然有那么一瞬间也想像他们那样。

     
 第一次它出车祸,我哭了,骂着司机叫他还我们家的小狗,在妈妈的精心照顾下,它慢慢恢复了。

文/青蛙君

她觉得如果有条件,一个人养条狗也不错。

     
 我想我不会,就算我是一个冷血的人吧。可是,我会带走我们一起养的doggy。第一次我见到,我不喜欢它,它也不搭理我。我们相安无事的度过一个又一个的无聊时光。看着它一点一点长大,一点点调皮,一点也不乖。它每次和你闹,我不仅不会安慰你,而我还会在旁边添油加醋,让你送走它。可是你总是笑笑,“它会长大的”,你说。我也笑笑离开。

图片 1

林枳小的时候很有性格,她敢说,也敢做,不像现在这样总是畏头畏脑。

     
 妈妈试着问我,让我给小狗取个名字,我没好气地说:“卡卡”。我知道原来卡卡已经住在我的心里,我不可能接受别的小狗在我们家的出现。“你要知道,不是一个名字就可以取代卡卡的。接受另一只小狗,不是对卡卡的背叛,相反的,是更想好好的爱它”,妈妈起身离开了。

然而好景不长,主人意外离世,”八公”依然每天准时出现在车站等待主人下班,每次抱着希望而来,带着失望而归,一来一回就是九年。

就是这样一个令人感到万分压抑的清晨,林枳还是咬牙起了床。

     
 妈妈是很反对把小狗放在家里,但是我很骄傲它很听话,很乖,很棒。有一次我们不小心把它锁在家里,回来的时候,发现它去卫生间拉屎了。从此,妈妈便不再反对它到家里来。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养过狗狗,我害怕我给不了狗狗快乐,我害怕狗狗会再一次夭折,我害怕我承受不起狗狗对我的依赖,我害怕我受不了我对狗狗的思念。

同样的寒风,同样的12月,而今年她面对的景和人却是不一样的。

       分别之时,你会说再见吗?

谁都不会想到,这只小小的秋田犬和主人之间的故事,跨越将近一个世纪依然光彩鲜亮,感人肺腑!

3岁那年爸爸从邻居家领来一条黑黑的土狗,爸爸说土狗不娇气,用来防贼最好了,那时的林枳还分不清所谓的品种,只是面对眼前这个机灵可爱的小动物心生好感,她甚至愿意把她为数不多的零食与它分享。

想念如果会有声音,不愿那是悲伤的哭泣 

当收养狗狗的时候,老父亲定会欣喜万分,独孤的日子有了玩伴,单调的生活有了情趣,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从此盼望着狗狗们早日长大,就像爱自己孩子般模样。

尽管回忆是美的,但现实差距总会让人觉得有些骨感,于是,很多时候,她选择在这条不可避开的必经道路上快速驶过。

   
 慢慢地我开始接受妈妈养的小狗,偶尔会帮妈妈给小狗洗澡,带它出去散步。它好像也能感受到我的真心。冬天午后的阳光下,我蜷缩在摇摇椅上打盹,它靠在我的腿上。妈妈说阳光下的我们像极了互相取暖的恋人。当我发现我离不开它的时候,它走失了。

后来我开始在学校寄宿了,一周才能回家一次。每次回家刚到家门口,小黄就识出来是我,于是在院子里疯狂的撒欢,急得它吱吱叫。等我开门进家,它立马扑到我身上来,伸着头要和我亲亲。然后围着我转圈,我走到哪它跟到哪。以至于之后的每个星期我都盼望着周末,这样又可以见到我最亲爱的小黄了。

也许是因为大雾,或者是因为昨夜失了眠,总之林枳慢慢的走在这条长长的马路上。

     
太阳出来的时候,我把三只狗宝宝放在阳光下,等它们慢慢张开眼的时候,眼中是清晨的薄雾,透过树枝洒下来的是柔软的温暖。我会告诉它们,你们眼中的世界是美好的。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我们便是彼此的光。

如今,东京涩谷车站前矗立的“八公”塑像,吸引着世界各地慕名而来游客,讲述着上个世纪催人泪下的故事。

寒冬总是很容易勾起人的寂寞,她忽然很怀念那个每天有阿尔卑斯糖的夏天,以及那个每天偷偷往他书包里面塞糖的少年。

       
可是后来妈妈一个人在家,觉得无聊,便又养了一只小狗。刚开始我拒绝它的存在,排斥它的靠近,慢慢地它也懂得离我远远点。每天我看它调皮得惹得妈妈生气,跑得气喘吁吁,撞到妈妈腿上,又狂奔跑开。

看过这部影片的人无不被“八公”感动,九年时间里风雨无阻,树叶黄了又绿,花儿谢了又开,纵使岁月苍老了容颜,心中的坚持却始终如一未曾改变。

图片 2

   
 十一年,时光。这个过程中,它不再是我的宠物,俨然已是我的家人。十一年的陪伴,十一年的温暖,十一年的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打破。那是我大一的时候,我照例打电话回家,问起doggy的境况。妈妈说,它呀,跑出去了,最近掉毛得厉害。那年寒假,我回家,没有它的身影。我跑进出叫它,依然是没有回答。后来,妈妈才慢慢告诉我它走了,而且是不回头地离开了。那顿晚饭平淡无味,“我再也不会养狗了”。

小时候家里养过一只土狗,黄黄的毛发,黑黑的鼻尖,一双明的发亮的眼睛和一对走起路来一起一伏耷拉的耳朵,当然还有一个土里土气的名字—小黄。

就这样,一场“早恋”无疾而终。

     
第一次,它生狗宝宝,妈妈给它搭建了小窝,夏天,按上了帘子。我伸手拿起一个小狗宝宝,好小的样子,它们就这样静静地躺在我的手心。每天给小狗喂牛奶,给它们洗澡,再用吹风机把毛茸茸的它吹干。

微博后面还配有一段视频,画面中的老父亲泣不成声。

两旁的行道树,一条被雾迷漫,长的好像永远走不完的公路,直直的伸向远方。

       我找了它三天,等了它三天。我不得不离开北上,那它去了哪里?

小黄刚来我家时,总是躲墙角钻床底,一待就是一上午,饿了才哼哼唧唧的出来找吃的,于是我偷偷把妈妈做的鸡块嚼碎了放手心里给他吃。它吃完后还不忘舔舔我手心作为回馈,这可把我乐坏了,没想到小家伙这么可爱。

在那时她结识了很多男生朋友,也包括这位少年。

     
 昨天晚上一起闲聊,和舍友说以后的以后。我说,以后我要是嫁给了一个我不喜欢的人,那我希望我们都有彼此的空间,我不会去干涉他的生活,不会打扰他的过去,不去参与他的未来,我只是一个旁观者,而我,终有我自己的世界。

结果还是无济于事,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我最心爱的宝贝小黄离开了,它带着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永远的离开了我。

6点半的清晨,林枳感慨高三时曾那么匆忙,那么有压迫力,最早也是7点。

   
 我知道,我只是不敢投入太多的感情,我只是害怕如果我喜欢其他的小狗,那卡卡怎么办。我知道任何一个名字都是我对它的爱。我知道,我爱它。

当狗狗离去的时候,老父亲定会诛心般疼痛,茶不思饭不想,辗转反侧,寝食难安。丧狗如丧子的心情,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有资格说感同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