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y不是,无时不刻不想回去那二个剥夺他即兴却让他习于旧贯了的肖申克监狱

其实,人生的过程就是一个摆脱institutionalization(体制化)的过程,这个institutionalization不仅仅是我们身处的那个“单位”,更是我们内心里面无数的“监狱”。

无论生命如何不堪,都不是可以绝望的理由。瑞德口口声声的体制化要了老布的命,而当瑞德也想要步老布的后尘时,安迪的话化解了他的宿命,不是么,要么忙着活,要么忙着死,如此而已。

   
 任何一家公司,从老板的角度肯定是提高效率、多赚钱,所以必然走向专业化分工,一个工作切成很多块,每个人都终日重复其中某一块,以提高效率、降低风险和对人的依赖。越大的公司,这种现象越明显。

《肖申克的救赎》无疑是部优秀励志片。
无论是主角配角的塑造、电影叙事的节奏、人物对白的感染力都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但是这部电影里震撼我的不是主角对信念、自由的执着或是他的坚持,而是那个年迈的监狱图书管理者老布悲哀的一生。
    他的前半生犯了一个错误,就因为这个错误他在监狱里呆了50年。而当他被允许出来时,因为出于对外面的恐惧和不自信,不自信他那患了关节炎的双手是否能养活自己,不自信世界的洪流是否允许他僵硬的思想继续存活。
    在那一刻,他甚至想通过伤害狱友从而达到继续留在监狱的目的。尽管他得到了身体的自由,灵魂却已经被无可挽回地体制化。他已经习惯了监狱的生活,正像瑞德说的那样“刚开始你恨监狱,但最后你却离不开监狱”。没有人能够想象当一个环境剥夺了你的自由,压迫你的反抗,让你听从摆布这样生活几十年甚至更多时间以后,你的原来面目还能剩多少。
    他没有能够摆脱对自由无法适应的困境,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惶惶不安,最后终于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对于思想、身体已经体制化到无法生活的他来说,这却是解脱。电影放到这里,看者无不为这位老人感到心酸。
而睿智如
Red,在出狱之后也悲哀地发现,自己竟然连撒尿都要向经理报告,否则一滴尿都挤不出来。他也考虑如何违规以便回到监狱,甚至考虑与老布一样离开。
现在社会比较时兴体制内和体制外的说法,体制外的人通常有某种优越感,似乎自己的人格才是独立的。同时更多的体制内的已经工作多年的人,都劝应届毕业生不要选择体制内的工作,控诉着种种不好。然而工作同婚姻一样,围城里的人想出来,围城外的人想进去。毕业季,大批大批的人进入体制,几年后,少部分人志得意满,大批的人失望而去。
我认为体制没有好坏,社会本就是个大单位,人作为其中的一个小单位,离开了一个体制,会有一个更大的体制来压制你、规范你。
这是秩序。 社会需要秩序。
“Busy for living, or busy for
death.”有些人忙着活,忙着死,在小环境里,急于适应的他们会渐渐忘记自己的原来模样,在条条框框中去委曲求全,放弃自己,放弃自由。如老布。
金融危机,企业倒闭,失业,一部分人无所适从,新的工作屡屡碰壁,抱怨、颓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有些人就像瑞德,差一点沉沦了下去,可是命运对他不薄,他结识了安迪这样的朋友,最后终于获得了自由,肉体的以及内心的自由。
只有极少数的人才像安迪那样,他有着坚强的意志和对自由的不死的向往,凭着自己的毅力和智慧,不仅在监狱中做了许多别人不可能做成的事情,为狱友们挣啤酒,为狱吏们们报税,建设监狱图书馆……最终他逃出了监狱,并将那个穷凶极恶的典狱长告翻,过上了自由的生活。
这就是电影里老布、瑞德、安迪截然不同的道路,尽管他们都曾经在同一家旅馆写过“到此一游。”
人生的过程的确是一个摆脱体制化的过程。但这个不单是指我们身处的那个“单位”,更是我们内心里面无数的“监狱”。
若心中自由,也不在乎困兽。

现在好象比较时兴将人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体制外的人通常有某种优越感,似乎自己的人格才是独立的.可实际上,真正愿意做体制外的人还是很少的,而且是很痛苦的.余杰北大硕士毕业后差一点进了他想进的国家图书馆作一个体制内的人,可由于他写了一些比较反体制的文章,最后还是被迫做了一个体制外的人,一个自由作家,所以他牢骚不断.

现在好象比较时兴将人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人,体制外的人通常有某种优越感,似乎自己的人格才是独立的.可实际上,真正愿意做体制外的人还是很少的,而且是很痛苦的.余杰北大硕士毕业后差一点进了他想进的国家图书馆作一个体制内的人,可由于他写了一些比较反体制的文章,最后还是被迫做了一个体制外的人,一个自由作家,所以他牢骚不断.

   
 我们一直在诟病所谓“体制内”,但是,在一个大公司终日重复同样的工作,沿着既有的路线一步步升职,何尝不是“被体制化”?

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象安迪那样,他有着坚强的意志和对自由的不死的向往,凭着自己的毅力和智慧,不仅在监狱中做了许多别人不可能做成的事情,为狱友们挣啤酒,为狱吏们们报税,建设监狱图书馆;最终他逃出了监狱,并将那个穷凶极恶的典狱长告翻,过上了自由的生活…….

有些人就象阿瑞,差一点沉沦了下去,可是命运对他不薄,他结识了安迪这样的朋友,最后终于获得了自由,肉体的以及内心的自由;

      2.多看宏观,多尝试一些领域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里面,那个图书管理员老布在被囚禁了大半生以后终于获得了自由,然而他在自由的世界中却不知所措,无时无刻不想回到那个剥夺他自由却让他习惯了的肖申克监狱,最后他终于上吊自杀了.于是,摩根•弗里曼演的阿瑞就发表了他对institutionalization(体制化)这个词的见解,他将监狱说成一个institutionalization的场所,他说:

只有极少数的人才象安迪那样,他有着坚强的意志和对自由的不死的向往,凭着自己的毅力和智慧,不仅在监狱中做了许多别人不可能做成的事情,为狱友们挣啤酒,为狱吏们们报税,建设监狱图书馆;最终他逃出了监狱,并将那个穷凶极恶的典狱长告翻,过上了自由的生活…….

     要想不被定制化,怎样才能改善这种情况呢?

相信我们中间的许多人,尤其是体制内的已经工作过许多年的人都很有感触.我们所在的那个叫做”单位”的地方又何尝不是一个institutionalization的地方?何尝不是一个监狱?

影片中,安迪有着安详而神秘的微笑。一次是为狱友赢得冬日里冰凉的啤酒,一次是给狱友播放天籁般的歌声。安迪的眼神虚渺而淡定,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微笑。他不惜用一个月的幽闭来换取的,不止是自由的感觉。
此刻,我只被安迪安详而神秘的微笑感动。

     1.培养可迁移能力
  可迁移技能是那些能够从一份工作中转移运用到另一份工作中的、可以用来完成许多类型工作的技能。比如说写文稿的能力,演讲的能力,沟通的能力,快速学习的能力,分析与解决问题的能力,创新能力等。